李斯坦:我认为自己是个属于中国的台湾人

我觉得大陆的社会风气比台湾还要好。比如“打贪”。有人说:现在“反贪腐”正好证明大陆以前贪腐很严重。我想说一件事情,在每一个社会里面,社会问题都是难免的,关键是那个政府有没有决心面对这个问题。台湾人常批评大陆的贪腐,其实台湾在贪腐的正是在上位者,例如。如果执政者品行都这么差的话,那下面的人必然上行下效。上司贪婪,下属何尝不可以。所以台湾整个风气都是很差的,而马政府仍继续纵容。

凤凰历史:大陆游客到台湾来,觉得台湾的警察态度很好啊,很多公家机关还有开放日,普通人也能进去转转。你觉得台湾官民之间关系很近吗?

李斯坦:不会。举一个例子,我们曾经骑脚踏车环过台湾岛一圈。我们最常去的休息站就是警察局,沿途警察局大多设有“铁马驿站”,铁马就是脚踏车,可以让你到局里装水。可是每次去装水,我都有一个感觉,就是警察无能。他们都只是在累计非治安功能的记录,比如说我们去用他的饮水机装水,他就要求我们三人都签名,这就表示他平常正事没什么业绩。交通警察执法通常是守株待兔,停在路边,在那里看看有谁经过他面前是违法的,还特别欺善怕恶,只会找弱者处罚。至于其他更严重的违法,警察却装聋作哑,极其敷衍。他们平时那么无能,根本没有为民众服务,“亲民”只是伪善。

同理,政治人物不搞好治理就谈亲民,是没有意义的,那只是在争取选票。如孟子所言,这是“惠而不知为政”。

凤凰历史:对大陆的一些负面的事情,象是贪腐、强拆之类的,会影响你会大陆的观感,让你觉得当中国人也不是很好的事情吗?

李斯坦:首先要了解,两岸其实都有很多问题,没有哪一边比较好。重要的是政府是否有决心面对,我觉得大陆政府是有决心的。比如反贪腐,每一个政府都希望维护他自己的形象,大陆如果不愿意治理贪腐的话,何苦揭露自己的贪腐呢?如果揭露的话,某种程度上应该可以代表大陆希望解决这个问题。

最重要的,只要从文化角度上认定自己是中国人,无论当下政治气候好坏,我仍旧是中国人,中国文化的优秀精髓使我坚定不移。试看历代志士仁人,有谁因中国落后而否认自己是中国人?康有为建议光绪皇帝效仿日本图强,他曾经说过自己是日本人吗?

李斯坦:一个是文化氛围,另一个是社会风气。大陆人自己会觉得社会风气不好,老太太被人撞了,倒在地上,没有人敢扶,因为怕她会反咬一口,诸如此类,让大家感觉大陆人心冷漠。

我觉得,第一、大陆的人口众多,一定不是每一个人的品行都那么好。那些尤其不好的就会登上新闻,但这未必代表这类事情是大陆的常态。终究还是有人会觉得,人怎么这么冷漠,而觉得他们冷漠的那些人,就可能是不冷漠的。第二、如果政府确有决心、欲有所作为的话,这些风气的改变是指日可待的。

其实台湾也蛮多人都挺冷漠的,他们不会关心旁边的人,更不用说关心社会了。台湾跟大陆都有冷漠的人,只是比例的问题吧。假如在台湾与大陆的这种冷漠人口的比例都一样大,大陆那边会显得比较多,因为人口本来就比较多。台湾人不能以这个绝对的人数,来衡量大陆的社会风气。

跟我往来的大陆人大多是极其友善的,我常常会觉得,大陆是另一个家。台湾人经常说大陆人不礼貌,说话很大声,很吵,等等。但我遇到许多大陆人都彬彬有礼,表现在说话的措词上,比如说他们称呼对方都用“您”,令我印象深刻;也表现在态度上,他们把我们当作一家人,让我感到温馨,觉得“四海之内皆兄弟”不是空谈。

还有一个就是学风。我跟爸爸去山东青岛大学访问五个礼拜,跟那边的研究生有一些互动。他们学习态度很认真,对人的态度也很亲切。研究室有一位姐姐主动跟我要微信,让我感觉大家都很融洽,就像家人一样。

当然,我也特别向往古代诗词里描述的名胜风景,以及诸多历史景点。这些都是在幅员狭小、文化短浅的台湾岛上所看不到的。

李斯坦:基本上很少。比较困惑的是,为什么环境有点不卫生。虽然不是每一个地方都如此,但即便在北京还是会有些不甚理想的地方。我读大陆的教科书,里面有一篇文章谈到时传祥老先生,他是北京的清洁工。他有一个精神让我很感动,就是“宁可一人脏,换来万户净”。其实中国人是很爱干净的,可是为什么今天大陆会有这么多环境卫生的问题,我不大能理解。

还有环境污染的问题。因为大陆正在发展,可能免不了有一些突飞猛进所带来的负作用,有待改善。开完APEC会议之后,习主席说,希望通过努力让APEC蓝保持下去,这个是可以期待的。

李斯坦:哈日的人很多,并且连政府都在哈日。台湾有太多例子了,所谓古迹修复都是恢复日本殖民时期的建筑。举一个例子,我们嘉义有一片日据时代留下来的日式房屋,台湾林务局出资,假借保留古迹之名修护。反倒让台湾先民所建的闽式古厝任其腐朽。这就反映出台湾人史观上的扭曲。这点挺重要的,一般人只感觉到民众哈日,没想到原来政府才是始作俑者。

还有一个例子,噍吧哖事件发生在现在的台南玉井,在这个抗日地点,余清芳壮烈牺牲。而他的纪念碑是被冷落的。纪念碑孤伶伶地矗立在一座荒丘上,从停车场到纪念碑的步道似乎没有人在维护。

一个很强烈的对比,不远的山下,政府修建了八田与一纪念馆,馆里凡跟八田与一有关的文献都被陈列在玻璃柜中,纪念馆成天开着冷气,可见政府把很多经费用在纪念这个日本侵略者的身上,还称八田与一为“台湾水利之父”。新馆修成之后的一个纪念会,还亲临现场。这一切真是太可耻了。

李斯坦:他们为利益不择手段,甚至可以说是衣冠禽兽,我对日本基本上没有好印象。从历史上看来,他们在侵华战争中的所作所为,如南京大屠杀,简直是惨绝人寰。

台湾人去日本旅游,看到日本人非常有礼貌,厕所很干净。那都是表面,都不是道德层面的东西。孔子说:“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。”我们要有礼,难道只是追求表面吗?仅仅因为那些表象就去媚日,太肤浅了。从历史上的大事件看,日本这个民族的民族性其实是缺乏道德的。

凤凰历史:现在台湾社会中有一种论调,日本人他给台湾带来的现代化的工业基础,促进了台湾的经济、交通发展,给台湾的生活打下了一个特别好的基础,你怎么看这种论调?

李斯坦:我不同意这些说法。比如说八田与一那个水利工程,是日本为了掠夺台湾资源用于侵华而建的。他们都不是为台湾人的利益去做这些工程建设的,都是为了侵略中国大陆及其他亚洲国家才这样子做。换句话说,日本是为了他本国的利益,台湾人那么疯狂的去感谢他干什么?台湾人何苦再去媚日呢?

凤凰历史:你接触到的朋友,他们怎么看抗战,他们还会纪念抗战吗?你自己怎么看?

李斯坦:针对这个问题我没有问过周遭的人。但据我估计,应该几乎不会有人觉得这是有价值的。

我觉得纪念抗战是很重要的。对于抗战值不值得纪念,关键在于你想不想当中国人。如果台湾人把自己当作中国人的话,自然会觉得抗战的意义重大,对我们今天有非常大的帮助。但是台湾人现在不愿意站在中国视角去看这个问题,斯坦尼斯拉斯反而接受“”媚日史观。在这个史观下会出现很荒唐的言论,有些媚日的台湾人甚至会说,假如在抗战时,日本战胜的话,我们今天就可以搭国内航班去日本玩了。这真是太荒谬了。

我们要知道能真正为台湾的利益考量的绝对不是日本人,日本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来侵略台湾的。面对一个侵略者,你难道需要去感谢他吗?如果中国大陆真的能够帮助台湾的话,为什么要摈弃他,反而去追求那个侵略你的人?

李斯坦:我一直觉得两岸统一的障碍是道德问题,就是台湾人不知道“义利之辨”。台湾上层的人都是政客,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说我们不想统一,不是为台湾人民的长远目标在考量。他们之所以会这么做,是因为没有受过中国文化的熏陶,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政治责任。

我想大陆在这方面绝对不可以放手。如果台湾那些政客又开始叫嚣独立,要去依附美、日的话,大陆一定要采用强硬的政策。但是现在尽量避免讲到武统,如果用武力来解决这件事情,而两岸依旧没有心灵契合的话,还是没有用的,只是表面上的统一而已。另外,大陆一再对台湾让利,其实让利转变不了认同,因为认同不是拿钱可以买来的。因此,要解决这些难题还是要透过教育来帮助台湾人找到文化认同。

我觉得文化认同最关键的还是在台湾这边,不是在大陆。日本给台湾的殖民创伤是还没有痊愈的,已经隔了这么多代了,台湾人还是生活在受到扭曲的氛围之中。

凤凰历史:你刚才说到殖民的创伤。你的爷爷或奶奶会聊起殖民时代吗?他们对日本的统治是什么样的看法?

李斯坦:我爷爷在抗战时期,曾在海南岛为日本人打仗。我外公在日本上过学。他们都是很好的人,但在那个时代背景下,受日本人的殖民教育,全盘接受日本皇民化。爷爷较早过逝,没有机会和他聊到这方面的事。外公对我们都很好的,但听说我们要考大陆高校,他是非常激动甚至愤怒的。因为他是从日本人的观点来看自己的,把自己当作日本人,绝对无法了解我们为什么要到大陆念本科,这样的决定当然令他愤怒。

台湾统派的人基本上寥寥无几。在台湾,能够一起从事这个帮助两岸统一事业的人很稀少,如果从这一方面来说,是很孤独。但就精神上来看,我们不需要害怕孤独。正是因为整个台湾沦陷在这“”的氛围下,我们才需要站出来。虽然事业艰难,但是为了中国的复兴,我们以中国文化为精神支柱,同志互相扶持,我们不怕孤独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op100photographysites.com/,斯坦尼斯拉斯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